滓尘 @南柒

晚宴过后(情某医学药品预警)

我靠完了!(各种含义)

今天考试时冒出的脑洞趁我妈手机没拿走赶紧码下来x

往后就是军训和上学生活了 手机与我无缘了

啊我好难

是刀(吧) 但愿这种不是车的东西不要被屏蔽

情¿¿药什么的真的没见识过随便写写x

――――――――――――――――――――――

今晚是一场盛大的晚宴。

对于港黑这种大型企业,虽说承办一场晚宴不算什么,但能邀请到全体员工的这种规模,真的能称得上是“盛大”。

当然了,也会有一些无关紧要的人偷偷摸摸地进来,这无伤大雅。

首领太宰治先生这么想着,转手拿起华丽长桌上的红酒,用唇呡上,微微举起,琥珀色的液体顺势流入,是一种美妙的感觉。

“首领,到您的致辞了。”背后传来声音。太宰治稍稍偏头,看见的是一头橙色的头发。

“啊,是吗,我马上来。”放下酒杯,他理了理自己的长围巾,接过橙发男子递来的稿子,径直走上台。

“欢迎大家来到我们港口黑手党的庆祝会……”

中原中也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又重新带上帽子。他走入台边的一小块阴影里,看着在台上的太宰治,眼里的蓝色突然温柔起来。

是什么时候有这种感觉的呢?中原中也并不清楚。毕竟心脏跳动不是重力的原因。

仔细听听演讲,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了。中原中也拉住一个服务员装扮的女生,小声说道:“准备两杯红酒,最高干部的和首领的。”

被抓住的女生稍稍有点慌乱,她理了理自己的刘海,遮住了前面的眼睛,小声地回答:“是。”

中原中也继续听着演讲。太宰治的眼睛向他这里瞟过来,嘴角还露出了斜斜的微笑。中原中也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嘴里低声骂了一句“混蛋太宰……”

“中原干部,您的酒。”一只手拉了拉中原中也的衣袖。他回过头,是刚才的女生。“……谢了。”

“那个……中原干部现在左手拿的是首领的酒。那我就先告辞了。”“……好的。等等为什么还分开啊。”女生早已跑远。这一不对劲之处没有引起中原中也的注意。

台上,太宰治鞠躬致意。台下响起掌声。太宰治转身向台下走。中原中也跟在身后:“首领,您的酒。”“哦,谢谢。”太宰治顺手接过中原中也右手上的酒杯,小呡了一口。“晚宴才刚刚开始哦……”

站着暗处的女生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喂喂喂,首领和最高干部来了。”“哦快快快。”

“这次辛苦大家了。”太宰治保持着一贯的微笑,举着酒杯,“下次还要更加成功才是。”“是,首领。”“中也,你说两句……中也?”

“呜……”中原中也抓着自己的衣领,感到一阵燥热。明明一杯酒都没喝完……怎么回事……

太宰治的眼睛在中原中也的身上毫不带感情地看了看,打了个响指。芥川银应声出现。

“银,你带中也回总部,让他在首领办公室休息。”“是,首领。”


一个人躺着诺大的办公室里。中原中也感到一阵难受。虽然里面常年开着寒气,此时的他仍不住地感到燥热。

拉开自己的领结,他不住的呼吸着,但感觉肺部好像被捏住了,喘不过气来。

“啊嗯……唔……”中原中也张开嘴,好像有液体流了出来,他却浑然不觉。

颤抖的手拨弄着胸前的扣子,一个一个解开,嘴里不住的嘟哝着,含糊的音节。

门开了,太宰治走进来。 “你今天怎么回事,中也。”

“呜……首领……太宰……唔……”中原中也拼命抓着自己的胸前,像喘不过气来,“水……我要水……”

“大晚上去哪给你找水啊。”太宰治单膝跪下,用修长的手指挑起中原中也的下颚。

温度是惊人的高,可以说是滚烫。湛蓝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水雾,看不清了。两颊潮红,唇部却更红,红得像要滴出血。

“啧……情¿¿¿药吗……”太宰治皱皱眉,直起身。

也不知中原中也哪里来的力气,突然站起。抓住太宰治的领带向下拽。毫无防备的两唇碰在一起。

“唔……水……”中原中也含糊不清地嘟哝着,伸出舌头向里面深去。舔舐着,每一个角落,眼睛快活的眯了起来,津¿¿¿¿液从嘴角滑下,不设防的,被咬了。

“嘶――好疼……”“中也,你清醒一点,啧,讨厌死了。”太宰治厌恶地擦了擦自己的嘴角。抬头,是中原中也不可思议的眼神。

“那时……你不是说……爱我的……吗?”“我说过那种话吗,真是恶心。”太宰治伸手理了理头发。

“不可能!你说过爱我的!15岁的时候,明明……”

“我没说过。就算说过,我现在对你已经没有感觉了。就这样,我走了。你自己冷静一下。”

“别――!”

中原中也扑上去,两人抱成一团滚倒在地上。中原中也控制住太宰治的双手,低声咆哮:“你说过!”

“我没有。”

“你说过……唔……”药性未过,中也的眼睛又变得朦胧起来。

“混蛋……啊嗯……上我……”津¿¿¿¿液顺着锁骨流下,滴在太宰治的衣服上。

“啧……”翻身而起,太宰治压住中原中也,右膝顶住中也两腿之间。

“唔嗯!”舌头伸出了一半,含住剩下的一半,额上冒出了汗水,橙色的发绺一丝丝地粘在上面。眼睛眯起来,有泪从眼角滑落,嫩红的脸腮像樱桃,青涩可爱。“啊嗯……上我,太宰……治……上我……”

“切。”太宰治松开手,站了起来。他拿起掉落在地上的围巾,“我走了。”

“别丢下我……别丢下我……你不是说过吗……对了,上我……治,上我……啊唔……水,好热……”

“啧。”桌上的一杯红酒被举起,透明的红色流下,浇在跪坐着的中原中也的头顶。

“啊…………唔…………为什么……”

“好好清醒一下好了。”声音是冰的,像针一样刺人。

大门被锁上了。

视线被红酒糊住,中也任由意识离去。


“喂太宰,执行任务时不要玩游戏机,对眼睛也不好,小心近视啊喂。”

“诶,小矮子这么关心我啊,难道是喜欢我吗?”

“才不是呢你个混蛋不要自说自话啊。”

“可是啊,”太宰治抬起头,很认真地,“我爱中也哦~”

“……你又想出了什么捉弄我的新花样。”

“才没有呢,我超认真的哦~――不信算了。走吧,敌人已经来了。”

………… …………

『骗子,你明明说过…………』


中原中也是被广津叫醒的,身旁放了一套衣服。中也去自己的办公室整理完,回到了首领办公室。

“首领,我进来了。”

“哦~中也啊,昨天的晚宴还算成功,对吧?”笑嘻嘻地,太宰治坐在转椅上,右脚搭上左腿。

“……是的,首领。”

“那么今天,你就有一项新的任务。”“是,请首领指示。”

接受了任务的中也转身准备离开,当手碰上大门的门柄是,他开口:“昨天,什么也没有发生对吧?”颤颤抖抖的声音。



“是哦,什~么~都没有发生呢――”




“好的,属下告辞。”

门被关上了。

太宰治侧过头,看着窗外的蓝天,微微笑着。


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

感觉不行orz

写不出脑补的感觉

难过了

那么估计要到寒假才能看到我冒泡了

啊高中好难


荆棘鸟の爱恋 Ⅲ

是七夕文的附带品√

本篇极短慎重阅读

前文请翻主页

――――――――――――――――――――――――――

太宰治走出门,笑容逐渐收敛起来,鸢色的眼眸像一潭深水,深不可测,无法见底。那种带有绝望的眼神,细细的看了一遍那封信。“单词与单词之间不构成句子……吗?”太宰边走边想着,那漂亮的圆体字浮现在眼前。“等等。”太宰治重新掏出信,看着,他笑了,“啊,原来――如――此――呐……”

【首领办公室内――

冷静下来的中原中也转过头对着森鸥外:“首领,那我……”“哦,其实本次任务你起到协助太宰君的作用,然而太宰君一意孤行,那我也只好给你一项新的任务了。”森鸥外双手交叠放在颚下,“明晚出发,为期一周,到德国帮我谈场交易。”“是首领,那,今晚太宰……”“哦,不用担心。”森笑着,“信上有我亲手安装的GPS。放心,太宰君肯定不会把它拆下来的,因为他知道,拆下来后意味着什么。”

【骸塞内――

太宰治轻步走进这高大的建筑内,吹了个口哨:“我说啊,你可以出来了。”

“太宰先生。”应声而出的是一个约18岁的花龄少女,“果然名不虚传。”

太宰治轻声笑了,在空旷的建筑内产生了回声,很是诡秘。

仔细看着这位少女,横杠的过膝袜,黑色裙裤,白色衬衫,沙色的风衣披在身上,就像,就像在黑手党时他的装扮。在向上看是紧抿着的双唇,蓝灰色的大眼,里面却黯然无光,还有橙红色的长发,金色的发尾闪闪发光。太宰皱着眉,这发色让他感到一丝熟悉,不自觉的,嘴角溢出了温柔的微笑。

“太宰先生,您走神了哦。”橙发少女笑了,嘴角上扬,眼里却无笑意。

“哦,你的名字呢?”太宰治随意的问道。

“考琳.麦卡洛,来自澳大利亚,今年19岁,三围的话……”

“果然是想和我殉情的小姑娘吗?”太宰治说着玩笑话,眼里冷漠与复杂却没有消除。

“如果是太宰先生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哦……”麦卡洛一边说着,一边走进太宰治,将头靠在太宰的左耳边,轻声道:“不过呢,还是先测试你对他的感情吧……”

嗤――――

太宰治突然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低头,是一只泛着玫瑰灰色光的手臂。而手……在他的身体里,心脏部位。

嘶――――

她抽出手来,干干净净,毫无血污。

刚想呼出一口气,太宰治忽然又感到了自己的虚弱,支撑不住,倒跪在地上。

“现在听我说哦,太宰先生~”

――――――――――――――――――――――――

我爆肝了同志们

所以我要隐居了(不你不可能你还会浪)

本次我们可爱的麦卡洛小姐姐终于对宰下手啦嘿嘿嘿

具体的异能设定会由麦卡洛小姐姐本人讲授放在下一篇(也就是下一篇极无聊x)

我感觉会是be但可以半路挽回he

我一开始是想做一个刀手x

好吧 以上 学生党去睡觉了www

七夕贺文:横滨第一届七夕土味情话大赛

没错我要开始咕了荆棘鸟

是睡前想到的脑洞

主要是因为天猫精灵天天给我讲土味情话x

各种cp乱炖

特别加入

@咕是人间真理 安落棠老师点的果陀

@弥生 弥生老师点的梶与

隔壁 坡乱什么时候结婚(头头七有老师 @人间失智 ) 点的坡乱

(cp太多我都糊了)

小小小小无脑甜饼

文笔不好看着甜就行(捂脸)

迟到的七夕快乐啊各位

――――――――――――――――――――――

又是明媚的一天,晴朗的早晨,但空气中弥漫着丝丝的火药味。

让我们先到昨天去看一看。

从上帝视角向下看,横滨正在进行着一个秘密的重要会晤――

没错,你没有看错。

那两个(老)男人在一只三色猫的引荐下开始了谈判!!!

上帝视角离得有点远,完――――――全听不见他们在讲什么。但从两人一猫的表情上来看,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吧,或许关乎到横滨将来的道路。

哦?他们已经结束了。我看看森先生在说什么――――

“期待着贵社明日的表现,以及

我们之间赌约的结果。”

然而并没有从昨天看出什么。

从上帝视角转为平民视角好了,走进横滨的体育场,两边看台上坐满了人。眯着眼睛看看,一边坐着的是清一色的黑衣服,另一边显而易见坐着的是武装侦探社,正中央的台子上挂着一个巨大的横幅――

“横滨第一届七夕土味情话大赛”

嗯???什么什么??这么大的好戏不围观可惜了啊!!!

让我们迅速在一旁找个空位坐下。

主席台上站着泉镜花和尾崎红叶,她们手臂上戴着“裁判”的牌子,看来是双方各出一个裁判呢。两人前方的桌子上坐着昨天的那只三色猫,看来是三大裁判。他们两人一猫正在决定参赛选手。

丝丝的火药味并没有消失,大屏幕上已经公布了双方的参赛选手。

                港黑队            武侦队

第一棒  梶井基次郎 对 与谢野晶子

第二棒  芥川龙之介 对 中岛敦

第三棒  爱伦·坡      对 江户川乱步

第四帮  中原中也    对 太宰治

“接下来就由妾身来说明比赛规则。”红叶大姐拂起和服的衣袖,捂在嘴边,声音中透露着笑意,“猜拳决定第一个说土味情话的人,双方各有一次机会,哪方脸红哪方输,都红了的话就是平局。题外话,坡先生自愿提出要进入港黑队与乱步先生对决,我很期待。脸红的判决由镜花决定,以上。

“那么我宣布,横滨第一届土味情话大赛正式开始!”

首先是第一棒选手

“诶诶诶诶诶我我我不行吧……”梶井看着大屏幕上与自己并排连着的与谢野,已经涨红了脸。

“喂,对面的!你是想被我打一顿然后截肢用异能修复好吗!!”与谢野晶子从背后掏出柴刀,眼中发光地笑着。

“啊~~~如果是被与谢野小姐截肢我是愿意的――――但是土味情话是个啥啊首领!”

“梶井,去吧。就是表白而已。”森鸥外勾起嘴角,对着梶井笑起来,“不正是一个好时机吗?对你来说。”

“话是这样说……”“喂!对面的柠檬精!”“快去吧梶井你的未来在向你招手哦!冲鸭!”我们的爱丽丝小朋友使劲一推,将梶井推至中央。

石头――剪子――布――!

“我宣布,与谢野晶子先!”

“诶!那我完全不占优势――啊!”梶井使出绝技『左脚绊右脚』,硬生生撞到与谢野身上。

“啊啊啊啊啊啊对不起啊晶子小姐!!”

“我说,你以后走路能不能看着点啊……”

“哈?”

“非要撞到我心上。”

好撩的晶子小姐姐!!!霸气御姐回应的土味情话实在应景!梶井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脸上的肤色就像被开水烫过一般红。

“与谢野晶子  赢。”镜花举起手中的红牌牌大声宣布。

那么到了柠檬精梶井的环节了

“晶子小姐。”“嗯?”“你那么完美,但还是却一点东西。”“我?我缺少什么?”

“缺少我,我喜欢你。”

空气听了只想寂静

“是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可惜我现在并不缺少你哦柠檬精。”与谢野放肆大笑起来,旋转裙子打个转到梶井面前,“再等一年,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你说呢?”与谢野牵起梶井的手,难得地温柔微笑起来。

没错梶井的脸又爆红了。

镜花举起绿色牌牌“梶井基次郎 输!”

“本局记武装侦探社一分!”

“梶井,勇气可佳啊。”森笑着,拍拍梶井的肩,“可惜我们这局输了呢。”

“嘿嘿嘿首领真是对不起了。”梶井挠挠头,笑了,其实,他的收获还真不少。

特别是他手里的那张写着与谢野手机号与邮箱的纸条。

谁会想到与谢野晶子小姐会如此主动呢?

第二棒  新双黑局

“诶诶诶我可以吗太宰先生…………”中岛敦撇了一眼淡定上台的芥川龙之介,小心地问着一旁的太宰治。

“敦君的话不会有问题,我觉得呢,一,你不可能让芥川脸红,第二,敦君这样温柔的性格肯定会脸红。所以,本局估计是记港黑一分吧。”

“太宰先生您太现实了……”“没办法啊我这还有个小矮子,敦君快去啦你看芥川都等多久了。”“好吧……”

台上

“人虎,今天我就要和你决一死战然后得到太宰先生的认可!”“不过是个土味情话大赛而已芥川你想干嘛!”

石头――剪子――布――!

我宣布,中岛敦 先

“啊啊啊……那个……嗯……开头……啊对,芥川,我今天肯定是盐吃多了。”

“你没事吃盐干嘛?”“呜哇哇哇哇――你这个时候应该表示自已的疑惑问一句‘啊?’,你这让我怎么接啊!”

“为什么在下一定要按照你的剧本来。”

“你就是因为太随便才得不到太宰先生的认可的!”

“人虎你说什么!!罗生门!!!!”

太宰治上前,左手一只敦右手一只芥,成功阻止这场大战。

“我宣布,比赛继续!”

“哼!要不是太宰先生,在下肯定……”“芥川,我一定是盐吃多了。”“……在下应该怎么回。”

“问‘啊?’。”“哦。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去这样完全没有氛围了嘛!”中岛敦暗暗狂叫,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不然为什么总是闲着……闲着……闲着想你啊!!!!”

场上确实有人脸红了,可惜

是敦。

脸红得像一个大苹果,中岛敦别过脸,避开芥川的视线。

“中岛敦 输……等等!我们的芥川选手出现了一丝脸红,啊,逐渐漫延开的粉红成功霸占了整个脸,是因为声音有传播速度吗?”

“既然这样,就平局――――”

“诶诶诶诶诶!芥川脸红了!”“闭嘴人虎!在下这是被晒的!”

轮到芥川了。

“喂,人虎。”“不要人虎人虎地叫!能不能叫敦!”“人虎你最近是不是胖了。”“都说了叫敦……!什么什么!我胖了!我不过是一顿五碗茶泡饭两锅汤豆腐而已啊!我怎么会胖呢!”“那为什么,你在在下心中的份量

越来越重了呢?”

我们的可爱的小脑斧一定是没有受过这样的打击!他的肤色,从脚到脸都变得通红!

然而我们的罗生萌淡定自若地看着几乎快要激动昏过去的月下受,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芥川龙之介 赢!”

“本局记港黑队一分!”

“干得漂亮芥川君!”“谢谢首领夸赞。”“那我再问一个问题好了,为什么在敦君说完后你脸红了呢?”“啊,这是在下的失策。”芥川低下头快步从森旁走过,森微微低眼,看到了芥川红得发烫的耳根。“年轻真好啊……”森感叹。

第三棒 坡乱局

“午安,乱步君。”“哦~这不是坡君嘛~你的土味情话我很期待哦~话说我们结束后去聊聊你的新作小说吧!”

“是个好提议呢,那吾辈会在门口等你乱步君。”“嗯嗯~”

石头――剪子――布――!

“我宣布,江户川乱步先。”

“呐,坡君。你知道吗,我有除了‘超推理’以外的超能力哦~~”“诶,乱步君除了超推理以外还有超能力……吾辈并不知道啊,是不是做的功课不够……卡尔回去后提醒吾辈再找找乱步君的资料…………”“诶呀~其实我的超能力呀是――――

“超级喜欢你哦~坡君~”

又是一个爆红的苹果。

不得不说这土味情话大赛就像买苹果的水果店到处是苹果一会赢了红一个输了绿一个。

坡君是真的受到了暴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就像要炸了的爆竹。卡尔仿佛提前预知了危险,立刻从坡的肩上跳下来,连滚带爬地上了主席台,趴在泉镜花的怀里。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乱步君竟然和吾辈表白了吾辈该怎么回应是的吾辈也喜欢乱步君不行啊啊啊啊啊啊好老套是吗乱步君吾辈等你这句话很久了也不行不符合吾辈的性格啊啊啊啊啊该怎么回………………!!!”

“我宣布,乱步赢!”

“……不行那种方式显得吾辈很傻换个帅气一点的方式也许更好……!!”

“那个,坡君。”乱步搭上坡的肩,“这只是个游戏,到你了。”

“!!!”没错,忘了这茬。

坡有些难过地低下了头,理了理自己炸毛的头发站了起来。

“接下来,坡君回合!”

“傻,可爱,帅气。呐乱步君认为,吾辈是哪种人呢?”

“硬要说的话,其实三个都有呢……”

“不,你错了乱步君。

“吾辈,是喜欢你的那种人。”

呜哇撩人的坡君第一次见到!乱步明显也很吃惊,但他丝毫没有露出脸红的迹象,只是伸出手,揉了揉坡杂乱的头发:

“我会很期待你的新作小说。对了别忘了带点粗点心去不然我会饿……啊对了坡君如果可以还要你来带路哦……”

“本局记武侦队一分!”

第四棒 (重中之重万众瞩目的)双黑组

双方并没有像前几组那样磨磨唧唧,两人光明正大地站上台(开始互骂)。

“喂太宰!我今天可不会手下留情!”

“诶是吗,我还以为小矮子不会说什么土味情话呢~毕竟蛞蝓的脑容量很少不是吗?”

“你说什么!”“我说啊――中也又矮脑容量又小――不适合玩这种游戏――――不然肯定会输――――!”“我就在你面前不用喊这么大声傻子!”“诶中也竟然说我是傻子,那中也岂不是比傻子还傻――”“混蛋太宰――你想死吗!”“我可不想死在中也手下毕竟比起中也我跟喜欢和小姐姐殉情呢~”一记扫堂腿过去,太宰向后一跃“我说过了吧,小矮子的动作和呼吸我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呢~”

众所周知,打是亲骂是爱。

两人当着上百人的面开始打情骂俏。

啊,整个世界都亮了。

两人被裁判拦了下来,同意认真比赛公正比赛。

那么石头――剪子――布――

一样的!

再来一次石头――剪刀――布――

又是一样!

???

这两人是有多默契不愧是前搭档(现情侣)。

“那我来决定吧,太宰先生先好了。”镜花吹起哨子,解决这个问题。

好吧,太宰治轮――

“中也~”“别这么叫我,恶心。”“啊我知道了,中也是八九,我是十!”“哈?我比你差一两点!太宰你绝对是故意的!”“是啊我是故意的哦~”挑起中也的下巴,太宰微微低头,鸢色眼眸撞入蓝色瞳孔,如同爱情的颜色。

“因为啊,

“十有八九,而八九不离十哦~”

撩!真撩!在坐的过半女生都发出了控制不住的尖叫声,场面一度非常混乱。

就单单看太宰治的颜,又有几个女生会不喜欢不发出尖叫呢?

让我们看看中也选手的表现。

脸…红了。

不过,这可不是苹果,而像是樱桃了。青涩的红樱桃,粉中透红,让人欲罢不能。

“太宰治赢!”

“啊呀中也竟然真的脸红了呢~”“闭嘴你个混蛋!要不是你抬我下巴……”话说一半,中也脑中又浮现太宰治刚刚俯下的面孔,鸢色的眸子如深潭无底却又涌动着宠溺和爱意,中也突然停下不说了。“诶我抬你下巴怎么了,怎么了啊,怎――么――啦――中――也――!”

一拳打上去,正中靶心。“我说了离得近就不要大声喊混蛋你当我是聋子吗!!!”打了太宰的中也捂着发红的耳朵蹲在一边大声吼道。

好的在我们三大裁判和群众的劝说下,让我们继续比赛。

接下来是中原中也轮――

“喂太宰,我觉得,喜欢你这种人是一种非常麻烦的事。”“诶中也竟然觉得我麻烦呜呜呜为什么……啊果然还是找小姐姐殉情比较靠谱呢……”“喂!听我讲行不行啊!”“诶中也还没讲完吗?蛞蝓的脑容量不是只能放下一句话吗?”“太宰你有病吧!”“算了算了不打断小矮子了,中也你继续吧。”

“喜欢你是真她妈的麻烦。哼,可惜了,我就喜欢找麻烦。”

场面绷不住了,尖叫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夹杂着“嗚嗚嗚中也妈妈爱你你怎么这么撩你肯定是攻是A!”“麻麻我爱的双黑锁了锁了他们互相表白了嗚嗚嗚我可以死了!”“我请求你们两个现在结婚我立刻出份子钱!”“我帮你们搬民政局我请你们俩原地结婚嗚嗚嗚!!!”的声音。

场面极度混乱,剩下几个理智的人镇压住了这群双黑粉。至始至终,太宰治一直以一种胜利的微笑看着周围。没错,我们的太宰先生并没有脸红,所以――――

“本局记武侦队一分!”

“本次大赛恭喜武侦队获胜!”

“喂,小矮子,晚上在河边等我,给你看个东西,别爽约哦~”太宰弯下腰,贴在中也耳边小声说。“嗯?切,你这个人真是麻烦。我知道了我会去的。”“那我走喽中也~”太宰顺势在中也的脖子上蹭了几下,直起身,向中岛敦走去。“你个混蛋不要随便蹭人家脖子啊喂!”

“森医生,我希望你还记得我们的赌约。”“啊啦福泽殿下,我当然记得啦,毕竟我愿赌服输哦。晚上就在老地方见吧,我很期待哦。”

远处的高楼上,有两个人在那里站了很久,眯起眼看看,是一个小丑装扮的人和一个戴着白帽子的人。

“呐呐费佳,好像很好玩的样子呢,你也说一句土味情话给我听吧。”“啊,我试试吧。嗯……尼古莱,你猜我为什么总是咳嗽?”“嗯……费佳身体不好的原因吧?”

“是因为我对你完全没有抵抗力。”

“呜哇!”“怎么了尼古莱,你怎么红了?”“费,费佳,我们回去吧。”“嗯?从刚才起你怎么了?”“我想回去和你干点正事……”

夜晚

破旧的老屋前,森鸥外举着两个高脚杯,在皎洁的月光下细细看着。

“不愧是中也君珍藏的好酒呢。”

“森医生来得可真早,是在密谋什么吗。”

屋后转出一个人影,是福泽谕吉。

“这话真过分呐。我可是在迎接你哟。”森无奈的勾起嘴角。

递上高脚杯,琥珀色的液体晃动着。

“来,福泽殿下。”

清脆的玻璃碰撞声打破了夜的静谧。

“福泽殿下。”“森医生。”

两人相视,微微笑着。

“七夕快乐……”

夜晚的河边宁静无人,两个人影看着在月光下发光的河水发呆。

“所以,

“你这个混蛋叫我过来干什么啊!”

“啊呀中也真是暴躁。”

“没我的事我就走了,我还有一堆事要忙。”中原中也转过身,一甩手上的黑色西服搭上肩。

“中也,别走。”

听惯了太宰玩弄的声音,此时他认真而发颤的声音使中也心中发生了悸动。中也半不情愿地转过身:“所以你有什么……唔!”

他的脸埋进了花里。

“太宰治你干嘛!!!!”中原中也摸索到了那捧花的尾部,使劲向一旁一甩。

空气突然变得清新,中也刚想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下唇突然被裹住。

“唔!”

心率突然变得不正常,像小鹿一般的乱撞。中也感到一阵莫名的慌乱。他的眼前只剩下风浮动着的黑色乱发和鸢色眼眸上微微颤动着的黑色长睫毛。

扣住那橙色的乱发,太宰治肆意地侵占着他所爱之人的口腔。

“唔唔!”中也涨红了脸,拍着太宰治的后背。太宰治松开唇,嬉皮笑脸道:“中也真是纯――情――啊,连换气都不会吗?”“你!唔!”

再次被吻上,是柔软轻轻的长吻。

松开,太宰牵起中也的手,中也意外的顺从着,十指相扣。

“我爱你,中也。”“我想……我也是……”中原中也小声的说出,再次涨红了脸。

“中也在说什么声音好小哇――”“喂!”“再说一次再说一次!”突然沉默了。

“太宰治。”“嗯?怎么啦我的小蛞蝓?”“我也爱你。”

那两只手扣得更紧了。

“七夕快乐,my love......”

――――――――――――――――――――――――

我写完了!!!!

我终于!我没咕!谢谢顾梓老师一天到晚在催我!

为了写这篇文,我查遍了网上的土味情话。

还是没赶上七夕 枯了

好几对cp都是第一次写,人物的拿捏可能有一些不准,可以忽略吗小可爱们

迟到的七夕快乐❤

感觉我会画脸废
肝了两天只能这样了靠
动作参考了k的一张伏八明信片

上色过两天再说(躺倒)

潜水

我要潜水了

学校开始给前一百的同学补竞赛课

所以我要去上课了(哭唧唧)

然后17号分班

感jio没时间码字了

以后估计会三天一更到四天一更

实在来不及我就发手写的图片

见谅啊小可爱们


我就不信了
咱啥也不敢说啥也不敢问
再试一次(第四次)
翻到第五章正文(第五章下下面)

真.私/车/非/车
草稿流

事前
宰:“上班时间不可以喝情//药哦,中~也~”
事后
中:“他妈的是你下的//药吧!!!”
宰:“啊啦现在反悔已经来不及喽,
因为中也在刚刚
同意我的求婚啦~~
你说呢
老婆~~~~”

求你们再干/一/炮(bushi)

荆棘鸟の爱恋 Ⅱ

我开始了
之前的文上主页

“!!!”“无需惊讶中也君,目前我们的监控只能拍到这个。”森鸥外按下遥控器,四周的窗帘落下,空白的墙上出现一张照片,明显是从监控中截下来的,是一名女性,甚至不挡住自己的脸,对着监控微笑着,是温和中带着狡猾的微笑,看起来是故意而为。

“所以,叫我俩来干什么?不会只是叫我们注意安全吧?”太宰治盯着女性橙红色的长发和蓝灰色的大眼,看似随意地问道。

“是这样的。红叶,你复印好了吗?给他们吧。”“是,首领。”

一份信件被放在两人之间,太宰接过,打开阅读,中也凑过来。上面的是英文,圆体的那种。中也皱皱眉,他不怎么喜欢这种花体英文,过于潦草的字迹他辨别不出。

“小矮子看起来不懂英文呢――――信就由我来保管好了――对了,森医生,这是在哪发现的?”太宰治一边伸直手臂使信处在中原中也不可及的高度,一边问道。

“那名部下的尸体昨日发现,但根据我们的调查,他是在近一个月前与这名女性见面的,是一个疑点。”“森医生的意思是,他所中的异能,如‘共噬’一样是生长性的异能?”“根据我们推断,确是那样的。”

太宰治突然沉默了,慢慢的,他的嘴角上扬。扬扬手里的信,他说“森医生,今天我就先告辞了。”

“喂,太宰,你干什么去!”“狗狗不需要知道主人的行动哦,你说呢,中~也~”太宰治俯下身,靠在中也耳边轻声说道,他的右手抚上中也的面颊,?左手不安分地搂住了中也的腰。中原中也的耳廓上浮上一层粉红。“像樱桃一样呢。”太宰治想,忍不住轻轻舔了一下。粉嫩的颜色变深了,红红的直漫到中也的面颊。左手稍稍用劲,那个娇小可爱的狗狗就在自己的怀里了,很安静,很可爱。右手则从面颊滑到下颚,向上轻抬,桃红色的小嘴微张,如同柔软的玫瑰花瓣。太宰治情不自禁地俯下身,慢慢接近着――――

“咳咳咳,太宰君,中也君,你们,是不是该注意点…………?”森鸥外假咳了两声,打破了这个暧昧的场景。“是啊森医生,我该走啦。”太宰直起身,放开了在怀里挣扎的中也,右手抚上中也颈上的chocker,再滑到那精致的锁骨上。“狗狗,主人走喽。”“谁……谁是你家狗!!!!”中也推开太宰的右手,大声质疑,面部的潮红却是怎么也挡不住的。谁知太宰迅速弯腰,在中也的嘴角轻轻一啄,复用手揉揉橙色的头发,转身离去:“那,我出门啦――”

“你――――――!”中也用劲擦着嘴角,湛蓝的眼里有点湿润,“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


我好了(快乐)

红叶and森and爱丽丝  电灯泡×3

森打断的太不是时候了

注意注意

中也最后立了个flag

嘿嘿嘿

明天也更的(吧)

接下来

就决定是你了――――――――

麦卡洛小姐姐!!!

荆棘鸟の爱恋 Ⅰ

我开始了(摩拳擦掌)


太宰治刚下楼,就看见倚在品红机车上抽烟的中原中也。

“切,要和这个满身烟味车品极差的小蛞蝓合作啊,真是令人烦恼。”太宰治嫌弃地说着,俯下身,轻轻拈走中也嘴边的烟,向一旁的垃圾桶扔去。

就在那烟进入桶子的那一刹那,整根烟泛起红光,飘在半空中,又飞回了原主人的手里。

“喂,混蛋太宰,我怎么样与你无关吧,别动不动就扔我东西,切,难得的假期又被叫回来工作,还和一条粘滋滋的青花鱼一起……喂喂喂,还呆站着干什么,滚过来上车!”……

“呜呜呜呜中也你车骑的那么快你超速了吧对了你真的有驾照吗你分的清油门和刹车吗……”

“你tmd别碎碎念行不行啊!”

“为什么中――也――的――头――发――不挡着眼睛呢――――――”

“别大吼你这青花鱼!”

“噢噢噢噢噢原来如此――”

“你tmd别碰我――――――――去死!!!!”


两人欢乐(bushi)地大闹着来到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办公室内,来迎接的是森鸥外的微笑。他一旁站着尾崎红叶,一旁静静地站着爱丽丝。

“啊啦――森医生竟然难得没有在给幼女换衣服呢――――”

“太宰治你能不能闭嘴――――!”

森鸥外做了个静的手势,两人听话的闭了嘴。

“太宰君,首先呢,请你来看这个。爱丽丝酱。”

爱丽丝应声捧着一个袋子上前,两人仔细看着。

“玫瑰灰色的玫瑰花,倒是少见,刺很长,看起来很锋利,估计是自杀的利器……”太宰治活用着他如戏子般的声音。他低下头去,突然又正经起来了:“上面的,是鸟吧。”

“是的太宰君,你可以试着触碰一下。”

太宰治伸手,一道白光过后,那朵妖治的玫瑰不见了。

“这是……”“是异能哦,中也君。”森鸥外眯了眯眼,“是目前未知的异能。”

“这是,从哪得来的?”

“一个我很器重的已经死去的部下身上。”



短打

引子看不看无所谓

想看去主页翻翻

后来设定麦卡洛大姐19岁(不是大姐大了)

太宰口嫌体正直快速丢烟

麦卡洛小姐姐是三出来

下一集有一点点小糖

【[是那种开车开一半被打断的糖糖]】

然后就虐了

做好BE准备

目前写到六,估计十几篇就可以结束了

那可能一天一更或两天一更

emmmm先这样吧

以上


一时拖更一时爽
一直拖更一直爽
【我只是懒得打字kao】
是麦卡洛的设定
我板子被我妈收了
马克在老家
我是个辣鸡

〖双黑/太中〗荆棘鸟の爱恋 引子

¿是之前提到的荆棘鸟梗


*一堆ooc预警

*语句前后不连贯预警

*拖更预警

[主要怕我妈撕我稿(枯)]

*篇幅极短预警

     〔可以攒攒看〕

*极辣鸡文笔

如果可以

              请――――――――――――


      “叮铃铃玲玲……太宰,接电话了,太宰,接电话了……”

      “太宰先生,您的手机响了。”中岛敦抱着一堆档案,将手机递给瘫在沙发上罢工的太宰治。

     “啊啦敦君真是辛苦你了,但是,我――真――不――想――接这个电话哦,你看你看,我们才抓到老鼠,应该休息休息嘛!”太宰治在沙发上原地高难度翻了个身,大声抱怨着。

     “但是……”

     “太宰君,”坐在一旁的江户川乱步说话了,微眯着绿色的眼睛,“我劝你接一下比较好。”

     “嗯――既然是乱步桑说的嘛――嘿咻!”太宰翻身而起,接下敦手中的手机,按下接听键。

      “喂――啊啦是森医生啊,有什么事吗……嗯嗯……一名未知异能的外国异能者吗……女性?!哦有殉情的可能呢……诶诶诶是和小蛞蝓合作!!好想拒绝嘛……嗯嗯嗯我明白了,叫中也来接我吧。”

      太宰治挂断了电话,沉思了一会,笑着抬头:“乱步桑,请假的话……”

      “去吧太宰,我批准了。”是深沉的男音。回头,是福泽谕吉。

      “还是谢谢社长了……那,我出门了。”

      “喂太宰。”太宰治回头,看见乱步含着棒棒糖抬头看他,“小心点。”

      “好,我走了。”

      咔嚓

      门关上了。

      “那个,乱步桑,您说的小心点是指……?”中岛敦放心不下,回头问转着圈圈的江户川乱步。

      “就是字面意思哦,敦君。”乱步突然停下,睁开了眼睛,里面涌动的是认真的光。

      “小心啊太宰。”

      小心

      别死了。





      没错

       很短

      每天一点点

『只要我妈不撕我稿』

立了个死亡flag

如果结局BE的话你们会打我吗(护头)

目前写到四了,主要是没有打字的时间

所以我尽力日更

〔真的是有糖的相信我〕

合集可能用不了,以后还要到主页去翻

     emmmmmm

以上